這是一首丈夫寫給獨守閨房的妻子的詩:

枯眼望遙山隔水,往來曾見幾心知;
壺空怕酌一杯酒,筆下難成和韻詩。
途路阻人離別久,訊音無雁寄回遲;
孤燈花守長寥寂,夫憶妻兮父憶兒。

有沒有發現一件事,從後面一個字一個字唸回來…

兒憶父兮妻憶夫,寂寥長守花燈孤;
遲回寄雁無音訊,久別離人阻路途。
詩韻和成難下筆,酒杯一酌怕空壺;
知心幾見曾來往,水隔山遙望眼枯。

變成妻子憶夫的詩。

傑克已經不能形容這個神奇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~摘自某大論壇~

創作者介紹

miniNik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