朋友常常對我生氣,
根據我的判斷是,因為我有苦不吐、有咒怨不訴,
因為我總是等到將眼睛虐待成瞎後才在怪天怪地…

看來,我就快要可以好好的面對自己,
你應該會有這樣的感覺吧…
當有任何情緒,
第一個最想呼喚的是本尊內心,其二就是朋友傾聽…
關於朋友…
我想暢所欲言的在對方肩膀找到安心,而非只是通通電話或是MSN的聯繫…
情緒上的衝突…
即便我面對著你,心上的防備都不見得能自然卸去…
更何況,又多了那樣一層遙遠的網路虛無…
距離,讓沉默變成常態…
或者,我本就不該將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想得太過美好…

終於知道,為什麼學生時代會特別開心…
因為我總是可以找到對象任性,然後一覺過後就有能力忘記…

終於知道,為什麼踏入社會後情緒愈來愈無法安定…
因為我開始學會絕口不提的沉默安靜…

去年五月就從貿易公司離職,因為受不了小公司的鬥爭與無所事事…
去年七月意外巧合再回金融圈,想來,我迫切需要更多的銅臭…

畢業三年多,變得神秘兮兮…
我不喜歡的神秘硬是將我的心壓出沉重痕跡…
曾經長達一個月,我痛恨自己被夜半的惡夢驚醒…

很瀟灑的旅行、很自由的個性…
從引以為傲的坦然到慢慢不誠實的違心…
也許是因為發現自己的心情漸漸向下坡前進,才做得出這樣不顧一切的決定…

我不再游走黑與白,而是在灰色地帶找尋答案…
我不再只問對與錯,而是在無解中為自己辯白…
我不再在意雨與晴,而是在陰霧裡看不清未來…

因為受夠了午夜夢迴的淚眼對白,才反骨的叛逆主宰…

創作者介紹

miniNik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