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發抖,我真的在發抖,
我沒有哭得很厲害,可是我在哭,
因為我嚇到了,真的真的嚇到了。

你知道嗎?
每次我男朋友開車的時候,我都說要小心點小心點,
因為我聽過太多太多台灣人在這裡開車出事的事情,
即便我知道他開車很小心,我還是每次都提醒再提醒,因為我真的會擔心。

剛剛接到一個台灣女生朋友的電話,她是我在這邊少數的台灣好朋友之一,
之前我們一起在飯店工作而認識。

她打給我,我可以明顯的感覺到她的聲音不同,像是哭過、嚇過,
她說,她出車禍了,
她和男朋友及其她3個朋友租車在23號從Perth自行開車出發到西南澳去玩,
她說,是在今天下午兩、三點的時候出車禍的,被大車撞,
我腦袋一片空白,我好希望她下一句說…我是在開玩笑的啦。

可是我聽得出她的聲音,我知道,那是真的,
我嚇到了,幾乎可以感覺到我自己的聲音在發抖,
你懂嗎,我聽過好多台灣人出車禍,我每次都提醒身邊的人開車要小心,
可是沒想到,我的朋友竟然出事了。

當初她曾經邀我和他們一起去玩,但因為我去過了而且我想陪男朋友,所以婉拒了。

當我問著她男朋友呢?其它人呢?
她停頓一下的時候,我真的在發抖,
我好害怕她說出我不敢聽到的消息,
幸好,
她說,五個人之中,三個人沒大礙,但她和另一個人很嚴重,
她告訴我,
她的臉毀了,右眼目前看不到,左眼受傷,而整張臉腫起來,脖子目前被固定住。

我相信她會好的,不要說毀這種話,腫起來也會消的。

她說,她還有意識,
但她不知道是在哪裡出車禍的,也不知道傷的確實狀況,
也不知道在哪間醫院,
因為她是經過轉院,傷勢嚴重所以由小醫院轉大醫院,只知道醫院在bunbury,
我好想知道她的確實情況,但她說她也不知道,
電話還沒講完,她就告訴我醫生要講報告,所以她也不能跟我多講了,
我說,那我晚一點再打給她,
但她手機也快沒電了。
知道她沒事,我心裡頭稍微安一點,可是我好害怕她的傷,
你知道嗎,
她明天就要回台灣了,就那麼一天,她明天就要回台灣了,
卻在旅程的尾聲發生車禍,就那麼一天而已,她說她明天可能沒辦法回家了,
她幾乎完遍了整個澳洲,雪梨、布里斯布、黃金海岸、墨爾本、烏魯魯,
她本來可以滿載著快樂的回憶回家鄉的,為什麼會在這種時候發生車禍。

我男朋友今天去上班,他剛剛打給我的時候,
我一瞬間控制不住,整個人開始大哭,因為我真的嚇到了,他也被我嚇到了,因為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
我知道我現在哭也無濟於事,
我知道至少我朋友還能打電話給我,代表她還平安,
可是當她和我說出車禍時,我幾乎都還能感覺到她在戰慄的發抖,所以我沒辦法不害怕,沒辦法控制不哭。

她會沒事的,我知道,
我晚一點再打電話給她,
我知道她會沒事的,一定會沒事的,會好的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20090428星期二,

今天下班的早,兩點收工後就打電話給我朋友問問她的情況,想去看她,

她因為要在Fremantle的醫院回診檢查眼睛,所以住在那裡的旅館,

我就從city去找她,真的很想知道她的狀況就衝過去了,

幸好我有去看她,才覺得安心一點,

我可以想像車禍當天真的很嚴重,她跟我說當時她臉都是血,

她是坐副駕駛,另一台車是往她副駕駛座的後方位置撞過去,

所以在她後面的另一個男生更嚴重,

她跟她男朋友跟我說,當時看到那男生頭破血流,真的以為…

好在大家最後都平安無事,

今天我看到她,臉上消腫了,眼睛的包紮也拿掉了,

不過她臉上還是有傷,她很怕會留下疤,

而右眼則在恢復中,還能看到眼睛中受傷的血絲,但已經能看到模糊光線,

她說昨天以前,右眼是什麼都看不到的,

照醫生說的,是有淤血在裡面堵住所致的,慢慢療養退掉後就會沒事的,

幸好最後都是平安無事,本來她還想搭原機回台,

但醫生說眼睛正值危險期,最好不要勞累移動,所以她將機票改到五月一日的凌晨,

我可以理解,因為她說她旅平險的保險已經過期,在這兒看醫生會很貴,

是真的,真的很貴,尤其她還必須留在Fremantle的旅館幾晚,又更貴,

光是車禍當天的醫藥費就AU$1300,

從Bunbury的醫院搭計程車北上到Fremantle的大醫院去檢查眼睛,3小時車費AU$300,

每天回診,也要好幾十元澳幣,

住在旅館平均AU$100/每晚,(因為Fremantle是觀光勝地,)

車禍的代價真的很大,身、心、靈都是飽受驚嚇,

我今天看到她的時候,她告訴我兩天來都沒胃口,沒吃什麼東西,

我看她整個人本來就瘦了又更瘦,也很憔悴,

但幸好的就是大家都平安無事,

希望她回台灣後好好調養,早日康復~

創作者介紹

miniNik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